您現在的位置: 西部射洪 > 周邊動態 >
外出務工者的回家路 被黑車轉賣3次后送救助站
來源:未知 錄入者:jack 發布時間:2013-01-30

回家,是一種濃濃的情結,人在外面,心在家里

回家之難

“一下火車,想到離家越來越近了,心里就激動,想早點回家,就輕信了票串串,上了黑車。”

27日晚,經過27個小時左右長途顛簸后,外出務工的云南人張子榮、賈中芬夫婦和孩子三人乘坐的T7次列車,終于從北京抵達了成都火車北站。

然而,由于輕信票串串誤上黑車,最后500公里返鄉路,這家人卻頻頻遭遇轉車、甩客、威脅、直至被大棒加身。在瀘州市救助站幫助下,昨日16時許,張子榮一家終于回到了云南省威信縣老家。

瀘州市救助站相關負責人介紹,隨著外出務工人員返鄉高峰到來,救助站幾乎每天都會接到返鄉務工人員的求助信息,“財物失竊和上當受騙,最為常見。”

昨晚8時許,成都商報(微博)記者來到北站西一路的城北客運中心門口,記者在車站門口遇見幾位自稱能用“正規車”載到目的地的“串串”。成都商報記者核實,城北客運站外確有黑車。

上了黑車

一路不進站

收錢沒票據

27日晚,云南人張子榮一家乘坐T7次列車,抵達了成都火車北站。由于時間已晚,一家三口在火車北站附近一家旅社投宿。28日三人早早起床,來到城北客運站,準備買票回家。剛到達客運站,就有一名男子走了上來熱情地表示:“坐我們的車,保證下午3點就能到達威信。”

一家三口每人交了180元后,28日上午8時許,這輛聲稱要到云南威信的大巴從成都出發了。

張子榮昨日感嘆,當初過來招徠生意的,分明就是“票串串”,那輛大巴車,就是黑車。“一路上,大巴車走走停停,但從不進站。大巴車上也沒有線路牌。我們交錢后,也沒有任何正規票據,就只有對方手寫的一張‘紙飛飛’。上車后我們才知道每個乘客交的錢也不一樣,有的交180元,有的交160元。”

張子榮回憶,這輛走走停停的大巴,抵達瀘州(微博)時已是28日下午。此時,大巴車內只剩8名前往云南威信的乘客。8名乘客中,除了張子榮一家三口外,另外還包括從新疆回來的魏忠良一家4口以及單身一人的吳生春。3家人,共有5名大人,3名孩子。

上了黑車

一波三折……

北京(26日)———成都火車北站(27日21:24)———成都城北客運站上了黑車(28日一早)———瀘州一偏僻處下車,上一輛面包車(28日下午兩點過)———瀘州蜀瀘大道上了另一輛面包車(28日下午三點過)———到瀘州客運中心站讓他們下車轉坐大巴(28日下午四點過)———瀘州市救助站(28日晚)———云南省威信縣(29日下午四點過)

中途被甩

兩度轉車

下車后還挨打

張子榮稱,28日下午兩點過,來到瀘州境內一個偏僻處后,大巴車突然調頭,司機讓車上三家人下車,轉車。稀里糊涂中,三家8口人連同行李,被塞進了一輛面包車。

上車后,面包車司機告訴這三家人,現在沒車直接回威信,“我只能將你們拉到瀘州客運中心站,買票先回敘永。”面包車司機這一安排,遭到車上三家人的一致反對。接下來,面包車走走停停,一直在瀘州城內兜圈,司機則不斷打電話。下午三點過,面包車來到瀘州城區蜀瀘大道附近后突然停了下來。司機打電話:“這幾個威信人我送不走,我現在把人給你送回來!”

此后沒多久,又來了一輛面包車。經過再一次協商后,新來的面包車司機告訴這三家人,可每人退還他們70元,但只能送他們到客運站買票。于是,8個人連同行李被塞進了這輛面包車。

28日下午4時許,面包車來到了瀘州西南商貿城附近的客運中心站,8人再次被甩。剛把行李從面包車拿了下來,兩名手拿大棒的男子,突然撲了上來,對著這三家人一陣亂打。混亂中,魏忠良頭部受傷。張子榮手臂、腰部受傷。見賈中芬掏出手機報警,打人者連同面包車迅速逃之夭夭。

輾轉到家

救助站幫忙

提供返鄉票

接到報警后,瀘州紅星派出所瀘州客運中心站警務室迅速出動。“遺憾的是,打人的已經跑掉了。目前我們還在查找打人者。受傷乘客,我們則聯系救助站,將其送往醫院接受治療。”當日值班的警務室夏警官表示。

瀘州市救助站救助科科長王登元告訴記者,醫院包扎結束后,8名云南籍返鄉農民工來到救助站進行安置。“考慮到對方實際困難,除了免費提供食宿外,我們還聯系客運站,給對方提供返鄉車票。幫助他們回家。”

昨日16時許,剛剛回到威信老家的張子榮打來電話報平安,他們對瀘州市救助站的幫助很是感慨:“警務室和救助站都給我們提供了不少幫助。謝謝!”張子榮介紹,自己已在北京打了七八年工,每次春節回家,“要么到重慶,要么到成都轉車,這樣最便捷。”他坦言,這次回家的遭遇,主要是輕信了票串串,誤坐了黑車。

瀘州市救助站救助科科長王登元介紹,隨著外出務工人員返鄉高峰到來,救助站幾乎每天都會接到返鄉務工人員的求助信息,“其中,財物失竊和上當受騙,最為常見!”瀘州客運中心站警務室夏警官則表示,最讓他們苦惱的,就是黑車。

事實上,也就在28日的事情剛剛發生后,昨日,警務室又抓了個現行,“有位從外地回來的農民工要到宜賓。有黑車司機表示,35元可以送達。等乘客上車后,車子開出瀘州城區,對方直接漲到400元。幾番交涉后,黑車司機又將人送回客運站,但仍勒索對方200元。目前,該司機已被我們控制住。”夏警官感慨,黑車司機隨意漲價、甩客乃至威脅乘客,確實屢見不鮮,“最好的辦法,就是一定不要乘坐黑車!”

城北客運中心外確有黑車

記者走訪

昨晚8時許,成都商報記者來到北站西一路的城北客運中心門口。此時天色已黑,車站已近關閉,記者在車站門口仍受到幾位拉客者的“歡迎”。

“小伙子到哪里?春運(專題)加班車。”車站門外,一名精瘦男子主動向記者打起招呼,介紹說有車可到樂山(微博)、眉山(微博)、綿陽、宜賓、瀘州等地,“小車大車都有。”這名男子還信誓旦旦地承諾:“絕對是正規車!”然而,記者問到應該在何處買票時,這名男子又開始含糊其辭,只是反復追問記者“到底要去哪兒”。隨后,又有一名中年女子拉記者坐開往樂山的“正規車”。

然而,記者隨即從車站售票窗口了解到,此時只有到什邡(微博)方向的車票有售。

城北客運中心值班站長介紹,城北客運中心設立了視頻監控等措施,電子屏上也進行了提示。車站建議,不要在站外乘坐黑車。成都商報記者 桑田

警方提醒

敘永警方專門對返鄉民工,歸納出幾種常見的詐騙形式:

■ 丟包詐騙

在大街上或客車上,忽然有人掉錢包或貴重物品,他人拾起后主動要求與你分財物,如遇貴重物品甚至會要求你先墊錢買下再均分,你只要掏錢就上當了。

■ 幫買車票

當你正為火車票發愁時,就會有人與你搭訕,帶你到一個所謂的火車站人員(實為托,騙子同伙)的辦公地點。一種是收錢賣假票;另一種則是聲稱已經打好招呼,讓你自己去買關系票,等你發現票買不到時,行李也不見了。

■ 易拉罐中獎

電影《瘋狂的石頭》中,黃渤扮演的騙子喝可樂,易拉罐拉環出現“幸運中獎5萬”,這樣的詐騙屢見不鮮。警方稱現在發展出多種版本,若心動,便落了圈套。

■ 冒認老鄉

警方提醒返鄉人員,犯罪分子以“老鄉”套近乎,在車上或站臺里主動與你搭訕,下車后有人接站,當車輛到站后先打電話并謊稱急需用錢或用手機,并向你借款或手機,一旦你借給此人,他會立刻消失不見。

頂一下
(10)
40%
收藏本頁】 【打印】 【關閉
網站介紹 | 聯系方式 | 招聘賢才 | 合作伙伴 | 網站地圖
腾讯qq捕鱼达人3d漏洞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11选5专家预测 河南481派彩走势图 股票配资网站大全 gucci意大利官网 吉林快三电子版走势图 美国股票指数今天行 山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 赛车pk10官网开奖 加拿大卑诗快乐8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十牛 内蒙快三开奖走势图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重庆快乐10分遗漏 那种理财平台比较靠谱 山西11选五前三组开奖结果